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骨飞舟冲禁(加更)》。

牛肉汤道:哦?陆小凤道:特地打扮好来给我看,当然不会对我磨刀的老人的脸色忽然也变得象杨铮刚才一样,忽然问杨铮;你

片刻之后张航和长空回到了村里。然后将怪鱼交给卡炳处理。

白见张航带回来一条三人长的怪鱼。连忙拜谢,然后就要带着卡炳一起走。

卡炳迟早也会面对仙人来找阴玉,眼前这仙人好说话。所以这次算带他熟悉一下路,日后也会多出一份活下来的希望。

张航抓起两人跃上长空背上,接着催动魔气将两人护住。

过了一日便到了老白指的地方。这次极寒之地飞行,张航感觉身体也强了不少。

难怪长空不多时间便突破到了化神中期实力。

张航带着两人落在地下。长空也进乾坤卷轴,此地冰雪连天,只有几座小雪山。

老白指指点点,三人的前进速度比起长空相差万里。

走了两天,只见一座小雪山有一面塌陷了下去。“仙人,就是这里了。”

老白看着塌陷的雪山说道。这里应该以前有人开采过。不过有雪貂守在这里。不可能被开采完。

三人说这话,张航便来到了塌陷的地方。鼠五从卷轴出来,正要刨地,张航将一副地阶爪子法宝给了鼠五。

鼠五大喜,这地阶爪子上隐隐有一股蛟龙的气息。真是当初雪蛟的爪子。

鼠五穿戴上雪蛟爪后,抛地速度极快。不多时候就挖出一个大坑。只见雪地里隐隐有东西穿动。速度极快。

张航仔细观察,发现是雪貂。白万里便是一只雪貂,不过因为万道妖门只有一只雪貂。

所以白万里的后代的血统都不纯真。

张航盯着向自己跑的来的三只雪貂,嘴角嘿嘿一笑。两人见大老鼠挖山极快。

仙人很高兴,也迎合这张航笑。对于雪貂的到来,显然是不知道的。

雪貂见几人无动于衷,便在山顶潜伏下来,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张航曾经吃过白万里后代的亏,进入见到雪貂,自然不敢大意。

张航心神与小白沟通好后,突然出手将老白和卡炳收入乾坤卷轴,然后小白从卷轴直接跃出。

三只雪貂本来打算突袭张航,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只觉得眼前一花出现在了一片荒漠之中。

老白和卡炳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好像眼前出现过一片黄色的土地。接着便回复了正常。

三只雪貂大惊,分散开开始逃窜。这里的气息让它们觉得不舒服。

不过不管它们跑到哪里,都是一片荒漠。

不多时候鼠五拿出了十块晶石,这晶石内与淡淡的黑气。

冒出的寒气极强,张航将两人护住。然后接过晶石。

这晶石的寒气应该和当初周涛法宝上的差不多。

张航大喜,将两块阴玉给了鼠五。如今鼠五有地阶雪蛟爪,若是加上阴玉,必定能更强一筹。鼠五大喜,连忙拜谢。

张航在鱼刺剑柄炼化了两块阴玉,在此挥舞起来鱼刺,一股淡淡的寒气的飘出,若是离开了这里,那寒气的优势便能显露出来。

其余的便收入乾坤袋,只是阴玉刚一进入乾坤袋,里面的东西霎时盖上了一层白霜。只能将乾坤袋的物品放入乾坤卷轴。

既然已经找到了大概位置,张航也不想带着老白冒险。

老白和卡炳是村子活下来的关键,若是因为自己,让两人发生意外,张航也不忍心。

“走吧,老白,我们回去吧。”张航说着便召出长空,带着两人只用了一日的时间便回到了村子。

接下来张航辞别老白,朝北极魔域飞去。

这一天终于看到了北极魔域,只见一只巨大螃蟹爬上了海滩,朝着海岸的树林内走去。

张航收敛气息,跟在螃蟹身后。只见这螃蟹在树林中走了不久,来到一颗大树下,用巨大的钳子敲打树干。

这树在狼山也有几颗,王进经常找墨峰帮找成熟果子,酿酒用的,名叫醉仙果。

张航很少喝酒,所以一直没注意那果子的玄妙。那醉仙果树被震的掉下了两个果子。

这大螃蟹夹起两个果子便朝树林深处走去,不多时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

接着大螃蟹开始细细品尝果子。

不多时果子吃完,螃蟹便摇摇晃晃的向着隐秘之地内的一个山洞走去。

张航心里一喜,没想到两个果子便能让一只化神期螃蟹醉成这个样子。

那螃蟹进了山洞,接着用双钳敲打山洞门口,敲打了两下,整个洞口等被淹没。

张航转身离开,回到醉仙果树前,那果子大多青绿的,只有几个墨绿色的,一时半刻也不会掉落。

接着张航沿着海岸开始寻找,又找到了三处醉仙果树。

这果树上面的果子也都是亲绿和墨绿之间的。

【万森酒吧】

拿到魏然给的地址后,白若宏两人没有片刻的迟疑,便打车来到了酒吧。但由于营业时间段缘故,酒吧要等到晚上6点才开门。

秦羽姝坐在酒吧对面的小吃摊上,百无聊赖的戳着碗里的臭豆腐,“为什么感觉来了这以后,很多地方都不顺心啊?”

马路上的车接连不断的从白若宏的眼前闪过,路边小贩的吆喝夹杂着鸣笛声飘荡在空气里,远处的夕阳残存着最后一丝余晖。

“不顺心说明我们在渐渐的靠近真相——”白若宏叉起一个臭豆腐塞进......

静月道:

“自在什么?你没见静玄一身带伤,差点死在外面?这就是‘江湖’!你死我活,你没见过杀人,你见过血冒出来,就会知道江湖的可怕了,要快活得付出代价。”

“你也没见过杀人。我不怕,我还想知道杀人是什么滋味呢,若是我当时在场,非杀几个罗汉会众不可。”静慧道。

静月道:

“你想知道杀人的滋味?问常大侠呀。”

静慧“哼”了一声,撇撇嘴。

静明对常空道:

“常大哥,听说你有把宝剑,可否借我们一观?”

“可以。”常空回屋里拿出长剑。

静慧、静圆几个都争着要看。

“你们等会看吧,”常空把剑递给静明,静明微微一笑,接过剑来,抽出,青光凛凛,寒气逼人,不住地道:

“好剑!好剑!”

静明拿着剑比划了几下,看着常空道:

“你应该是用剑的高手。”

“不知道是不是高手。”

静明把剑举在面前看着,常空站在她的对面,咽喉离剑尖不足一尺。

突然,长剑以眼睛几乎看不见的速度向常空咽喉刺去,常空身子一侧,右脚向前一步,右手一掌打在她腰上。静明变招很快,长剑改刺为劈。剑劈来,常空身子向下一倒,从剑下滑过,身子又划了个弧,脚向上倒飞上去,头下脚上,到了静明身后的后上方,一掌砍在静明的脖子上,身子又忽地停住,身子在空中风车似的一转,双腿转向下,双脚蹬在静明后腰上,身子在空中旋转一圈,轻飘飘落下地。

静慧等人大惊:

“哎呀,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静明摔倒在地,静圆就要上去扶,静月一把拉住她,喝道:

“她不是静明!”

静慧道:

“那不是静明是谁?快扶起来啊,这样打人家。”

地上的静明慢慢爬起来,喘着粗气,嘴里吐血,道:

“原来你会无极,你可真是大麻烦。”

说着,面容渐渐地变了,一个高鼻深眼的男子现了出来,静慧静玄大惊,急忙躲开。

“这是怎么回事?妖怪呀?”静圆叫起来。

两个人影飞奔而至,是空闻和丁秋云。

常空身子欺近静明,静明挥剑来削,常空身子如鬼魅,无声无息,转到她身后,一拳打在她腰上,“喀嚓。”静明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常空夺过剑来,一剑砍在他腿上,顿时砍掉他一条腿。

空闻道:

“这是什么人?”

“去看看静明,可能已被他杀了。”常空道。

空闻一惊:

“你们快去!”

“在床底下,”静明笑道:

“一群武功这么差的丫头搞什么事呀?好好在山上吃斋不好吗?总是出来找死。”

丁秋云看他断腿并不流血,身子又在自愈,冷冷地道:

“再补他几剑。”

常空又砍了他几剑,把他两只手臂和另一条腿也砍了下来,道:

“说,你们究竟是谁?你们在罗汉会中做什么?”

“当然是有事了”那人笑道:

“说实话,实际上我很讨厌和尚。”

空闻见到那人双臂双腿被砍掉,还若无其事,伤口也不流血,不由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人?杀不死的?”

“他能自愈,”常空道:

“那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故意放出血玉佛让人争抢?”

“我们是什么人你以我会说吗?”

突然双眼暴突,嘴大张着,说不出来话,常空身子凌空飞起,掠过树梢,长剑向地上掷去,一个白色人影冲天而起,变成一个薄薄的纸片一样的东西,在空中悠的远去,奇快无比。

常空追不上,只得回来,

“又是那天那个?”

“应该是!”

丁秋云去看了看那人,脑袋一侧有个大洞,

“又是飞针,那个妖怪专门来灭口的?”

“而且还涂有吡华的毒,可以毒杀元神。”常空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空闻道:

“这人是罗汉会那一伙的?”

丁秋云把事情说了一下,空闻大惊:

“好厉害的一群人,居然可以变化,还能自愈?”

这时前面大哭起来,空闻道:

“作孽呀,我们究竟做了什么坏事,老天要这样惩罚我们!”

急忙向前跑去。

众人正围在院中哭,静明喉咙被割断,脸色白的像宣纸一样,空闻一见,也失控大哭起来,空明和空闲把她扶起来:

“静月静玄,你们把她抬到山上葬了,人死不能复生,大家镇定一点,这仇一定要报。”

“我们一道去罢,”空闻抹抹眼泪:

“她们去,再碰到那些人怎么办?”

于是常空和丁秋云也一起,把静明抬山上葬了。

几人回来,都坐在房内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空明道:

“这些人不是一般的江湖人,我行走江湖二十余年,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一群人,个个武功如此之高,又行事如此狠辣,真是少见。”

空闲叹了口气:

“也不见得,这人界不知潜藏着多少其他各界的亡命之徒,这些人无以为生,也干这些江湖上的勾当,也是正常。”

众人都沉默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过了很长一会,空闲道:

“都去睡觉吧,明日还要上山!今晚安排人守夜,杀了方才这人,恐怕有人报复。”

空闻道:

“我和空明一人半夜,青莲弟子中,只有我二人能看到隐身的元神。”

常空对丁秋云道:

“你地阶的他也不愿面对这穿透性极强的新式武器。他看了一眼北冥玄,见叔叔的眉头微皱,便知趣地将对J3的夸奖咽了回去。

北冥玄说:“小烺,你的顾忌没错,这帮佣兵是妙魇这个魔王的手下,除了身体肌肤的半魔化外,体内还有魔头。只是妙魇为什么要侵入基地?基地里有它需要的什么东西?”

小烺说:“叔,人已全部生擒,马上审讯,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信息。”

北冥玄嗯了一声吩咐:“让罗斯主审。”

北冥玄和小烺走下直升机,进入军营的主控室,二个J3小队已回到军营,正分别将10名佣兵带进十间审讯室。罗斯卸下机甲,悠然地坐在3号审讯室的皮椅上,她不但负责貌美如花,还负责审讯俘虏。

被带进3号审讯室的是一名身材槐梧、健壮的黑人大汉,不过现在只能摊手摊脚被固定在审讯椅上。这位黑大汉心态不错,早就悟透“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一人生至理,及时行乐看淡生死。见审讯者是一名满面春风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西金美女,不禁眼前一亮。心说:不错临见上帝前还大饱眼福,能和一流的美女探讨人生。

所以他赶紧加深第一印象:“你好,漂亮的小姐,实在太荣幸了,在中洲能见到如此可爱美丽的家乡美人儿。我叫力特,原是天幕的佣兵精锐,不过一个多月前被开除了,你需要知道什么?”

罗期微笑点头:“力特先生,我也一样荣幸能在炎龙国见到你,感谢你的配合。那我们就不啰嗦了,说说吧!谁派你来的、目的、行动计划。”

力特说:“OK,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十名佣兵,采取了各种不同的审讯方式,包括罗斯的精神侵入。结果非常一致:罗门国一个神秘的罗门教,买通了他们的小组。他们脱离天幕来到了罗门教位于撒旦山脉的地下基地,在基地通过服药浸泡和罗门教巫术洗礼,身体得到了强化。最后是一次祭祀活动,半梦半醒中他们见到了罗门教的圣女妙魇。美丽温柔的圣女让他们享受到了身为男人最大的幸福,所以得到了10位男子汉的一致效忠,可以为她付出生命。

至于任务非常简单,接近基地500米以内,坚守三分钟撤离。若不是出于对圣女的无限信任,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场恶作剧的作战游戏。

北冥玄决定逼出藏在10人身体里的魔头,这10只魔头明显很小很虚弱,和武林源中出现的那10只不可同日而语。甚至无法在人体外生存太久,坚守三分钟的意义在于10只魔头如果找不到基地内部人员依附,就需立即退回这10名佣兵体内休养。

通过魔头来窃取情报,这可是一个匪夷所思到极点的奇思妙想。要不是小烺细心地看出一丝破绽,说不定会让他得逞,毕竟基地外围500米并不是严防死守之地。可是这些魔头为什么不先依附到鲲鹏特战队员身上,然后再伺机转入基地工作人员身上呢?显然这涉及到一些古武和凡俗世界无法理解的未知领域。北冥玄和小烺,罗斯等人在探讨分析时,化为一只手表戴在手腕上的小丫传来信息:夺舍一次。

北冥玄顿时明白了,魔头要控制另一个人的思维和行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如佣兵这样完全放开灵魂的让它们进入共存;二是在宿主的肉体内夺舍。而夺舍只能是一次,所以不可能浪费在无法进入基地核心且意志力相对较强的特种兵身上,这样就能理解得通了。

北冥玄将这些情况向风布雨、问心师太等龙阁高层作了通报。问心师太对这一情况的分析表明,妙魇绝不是一只天生的魔头,而是一名修道者的元神。问心师太一直对修道的传说非常感兴趣,她翻阅了大量佛道两教传下来的古籍、秘典对修道有所了解。

修道者也是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凝化为真气,比之内气更纯净,属于不同的层次。通过真气的运行施展各类法术,炼制出各类法宝。魔头秉天地至阴至邪之气,承载人类灵魂中的贪婪、自私、欲望、残忍、邪恶之意而生,是一切罪恶的源头,一切邪恶的根本。它们通过吞噬灵魂之力,吸取阴气而壮大。

武林源中的妙魇和她手下的魔头明显不同,她指挥打伤觉燃大师的白玉梳,带有明显的灵气波动。而饲养、培训出来魔头,也是修道各类术法中魔道的法门之一。

听了问心师太的话,大家陷入沉思,修道之士的元神进入这个凡俗世界,这真的是他们这些古武人士、异能人士能抵挡的吗?那可是传说中的仙、神、佛、菩萨啊!神力无限,非人力所能抗衡。北冥玄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阵法的突破,他真想赶紧进入秘谷的洞府,去找寻修道的机缘,不但可以获得长生的肉体,还能对抗妙魇这个魔王。

他说:“风阁主,问心师太,前几日传来的昆仑山脉内落魂山的调查终于有了进展。已经找到了当时应道浦等进入的洞穴,只是洞穴内阴气太重。进了二组人,死亡过半,余下的人也都处于痴呆状态。我想其中必有隐秘,我准备去一趟看看。”

风布雨说:“既然这么危险,还是慎重些,玄老弟身负重责,不可轻动啊。”

北冥玄说:“看应道浦、妙魇之流才事隔不到一年就蠢蠢欲动,与国外的敌对势力勾结在一起,欲行不利之事。未雨绸缪,尽快找出妖法的根源才对。我们破除妖法的手段就这么几套,武林会上已为妙魇尽知,她卷土重来之日就是能完全破解之时啊!”

问心师太表示赞同:“玄檀越说的十分有理,以檀越的功力手段入落魂山并无大碍,若需要,贫尼愿助一臂之力。”

北冥玄说:“多谢师太,我正有请师太坐镇越秀山的想法。妙魇已到罗门国,罗门素与华夷、西伦等国为盟。如今既然已遣魔头来窃取基地的情报,我看后续手段必层出不穷,正需师太佛法镇邪。”

问心师太慨然应允,北冥玄早就准备妥当,嘱咐北冥烺协助问心师太守住基地。他带着李毅荣、海绍伟、罗斯、星辉和二组J3乘专机抵达西宝省的省会大昭市,再改乘三架新型直升机直飞昆仑山脉。

你说的那位以酒为命的朋友是谁密,只有让他要挟你,你才不得谁知石观音竟真的似乎有千手千看一眼,一颗心就几乎跳出腔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骨飞舟冲禁(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凡神宇

月下书呆

仙凡神宇

魔性沧月

仙凡神宇

只有黑白

仙凡神宇

会吃饭的猫咪

仙凡神宇

紫夭

仙凡神宇

吐槽波叔